• 1
  • 2
  • 3
  • 4
  • 5
  • 6
  • 7
  • 8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煤田印象 >> 煤田风采 >> 阅读文章

平凡而又执着的煤田物探人<br>----记物测队物探高级工程师张朝生

发布:曹克华/2019-04-03 16:56:00 来源:物测队 审核:洪奎/2019-04-04 10:31:00  浏览量:

    在煤田物探行业中,有着这么一群极其平凡的人,他们扎根在野外生产第一线,风餐露宿披荆斩棘,在工作中夙兴夜寐精益求精,却对家庭照顾不周,对名利要求不高,默默奉献在煤炭工作的最前线,用他们的双脚丈量着大地,用他们的双手寻找着资源。今天我们要认识的主人公就是安徽物测队的仪器操作员张朝生,一个平凡朴实而又执着奉献地煤田物探人。

无悔选择,初入煤田物探行业

    张朝生,1999年7月安徽农业大学植物保护专业本科毕业后进入安徽省煤田地质局物探测量队工作。参加工作之初在农场任技术员,但为了单位发展,响应单位大学生下基层从事技术工作的号召,放弃了农场的工作,开始从事煤田物探工作。
    2002年6月,参加野外地震项目之初,张朝生被安排为一名放线工,地地道道的最一线工人。刚从大学走出来的“学生娃子”实践经验不足,放线总会遇到很多不懂的地方,但他不甘心自己的不足,只要一有空就跟在有经验的放线工人、技术人员后面不停地追问,大家有时开玩笑笑话他,他听后也只是笑笑赶上去接着再问。他总是努力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白天他与同事一同下地放线,晚上挑灯夜战提升自我,将自己的心得体会、学习成果记录下来,标注出自己放线时的不足,想出改进办法。当年8月在祁南施工工地,天气炎热,他赤裸上身,带着草帽在比人还高的玉米地里放线,排除故障,三、四米宽的水沟一跃而过,只为快速解决问题,提高效率。这种对工作踏实肯干,勇于吃苦担责的精神,让项目中的技术骨干和带队领导纷纷对其竖起大拇指。

寻煤找煤,严控关键质量工序

    本世纪初,国家迎来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对煤炭资源的需要也越来越大,单位工作任务骤然巨增。2003年9月,张朝生凭借着工作中优异表现被单位派往北京学习IMAGE仪器的操作工作。仪器操作员,这是野外施工中的一个最关键的岗位,责任重大,地震勘探野外采集工作,仪器设备是核心。而张朝生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20年,从IMAGE仪器到ARIES仪器再到428XL仪器,主持了八十多个地震项目的野外采集工作,并有多个工程项目被评为优秀项目工程。
    2005年4月杨柳矿区地震项目开工,张朝生主动培训指导放线工人和放线班长,明确野外设备怎么摆放和处理,怎么快速解决线路上遇到的实际问题等,培训效果显著,使该项目成为物测队建队以来野外采集效率最高的工程;2011年6月施工的山西肖家洼地震勘探工程项目,刚开始的时候效率低下,工程进度进展缓慢,张朝生在认真踏勘地形和分析施工设计后,提出了优化采集方案的建议,即增加428FDU摆放道数,每束排列完工后横向翻动,同时增加爆炸机数量,这样大大减少了工期时间,提高了生产效率;2011年10月在施工内蒙古建元煤矿地震项目中,张朝生在充分了解现场信息后,经科学论证,在充分满足质量要求的前提下,提出了缩减南部边界区域的采集道数,减少排列摆放长度的建议,这样既缩短了工期时间,又节约了工程开支。张朝生在工作中总是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从不在乎自己的工作多了多少,只在乎项目整体工作进度和效率快了多少。

言传身教,希望一代强过一代

    物探人讲究“传帮带”的作用,张朝生作为技术骨干,更是责无旁贷要担起传带新人的任务。面对着80后、90后的这些“小孩子”们,张朝生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份艰苦他们能不能吃得消。作为师傅,他经常用一句话教导他们:环境虽然艰苦,但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见得到成功。话语并不华丽,但质朴的语言下,却是对自己在物探工作中的最好总结。
    张朝生平时少言寡语,大多时候都在思考问题。测试参数、调试仪器、对比监视记录等等,这些工作概括了他的生活,也占据着他的脑海。多少个寂静的深夜,张朝生在他那盏小灯的照射下,对第一手监视记录进行整理对比,分析不同井深药量存在的差别,针对不同的地段不同的地层岩性,采取不同的观测系统,并将这些一点一滴的研究汇总,项目部里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间休息的。第二天,他总是会拿着自己晚上的研究思路成果与项目组的年轻人们一起交流讨论,通过大家的反复论证,改进优化出更加合理的采集方案。
    在项目上,大家都称呼张朝生为张工,但更多地年轻人亲切的称他为“张叔”。这个经常面带微笑但又一丝不苟的叔叔,言传身教地搞好传帮带,手把手地尽心培养青年物探骨干,守护着年轻人逐渐成长。

满怀愧疚,却因只是物探人

    在项目上人人称道的张工,对家庭却只能说一句“对不起”。煤田物探工作的客观条件导致了离家在外是家常便饭。张朝生放弃在机关的舒适生活,坚持在野外工作20年,每年开春离开家门,大年二十八九才能回到家中。长期的野外工作生活,让他根本没有时间照顾父母,关心家人。有的工程项目,从项目区回到家虽然只有一天的车程,可在近200天的时间里,作为技术骨干、关键岗位的他也是难有机会回家看看。
    孩子上学期间家长陪伴是非常关键的,但身为父亲的他,别说是亲自陪读、辅导功课了,就是嘘寒问暖,疏导心理也只能是通过电话叮嘱几句。更多的时候,野外山区是没有手机信号的,即使很牵挂,想和家人说说话,也没有一丝办法,那种与世隔绝的孤苦与无助,真是难为了一个个物探工作者。这就是野外物探职工的生活,在孤苦中炼就了坚毅的性格,在思念中增添了太多的责任。
  年复一年,张朝生的20个春秋就在这忙碌的物探工作中渡过了。1999年至今,张朝生虽没有功勋显赫的伟绩,也没有感人至深的事迹,但就是这样一个平平凡凡的物探工作者,却是无数煤田物探人的缩影。他们呕心沥血又乐观自信,他们不惧艰苦、甘于奉献,他们坚定信念,面带微笑,他们坚持战斗在野外第一线,在山川荒野中铸就业绩,同时也书写着煤田物探人的无悔青春! 
    五一节将至,谨以此文,献给为煤田物探事业默默奉献的物探人。